收藏本站   | English

LNG點供 各省嚴防死守 山東為何力挺?

來源:本站 日期:2016-06-20 瀏覽量:

5月23日,山東省住建廳下發《貫徹落實省政府加快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工作意見的實施方案》,“鼓勵采取LNG、CNG 供氣站作為過渡模式,建立完善天然氣儲備調峰站。”一反不少省份對“LNG點供”以安全之名持保留意見甚至查封的態度,山東省的“意外力挺”受到頗多關注,也讓LNG終端感到些許驚喜。

對處在模糊地帶的“LNG點供”,為何山東選擇明確“力挺”態度?恐怕還得從天然氣門站價格表說起。

打開國家發改委公布的各省非居民用天然氣基準門站價格表,表格下方的注釋用小號字體寫的一句——“山東交氣點為山東省界”,隱晦又意味深長地表露了山東省天然氣市場的管輸亂象。

競爭了,管輸費竹節式加價,氣價更貴了

盡管是業界眼中難得的標桿競爭市場——管道投建主體多元、管網建設速度快、氣源方競爭供應、氣量充沛、下游眾多,但山東省在路由批復和準入機制上卻常年處于失控狀態,省內管輸收費復雜(一網一核),特許經營權過碎。

“最早中石油、中石化進來的時候,省里有個態度叫作‘百花齊放、充分競爭’,就是誰來我們都歡迎。”一位熟悉山東市場的業內人士說。

上世紀90年代到2000年初,“山東現象”或“山東模式”常常成為新聞報端和學術研究熱衷討論的話題。也正是基于“百花齊放、充分競爭”的“搞活經濟”思維,“山東模式”之下的山東經濟增速在國內領先。尤其是當時山東省基礎設施建設速度非常之快,公路路面里程居國內首位。在能源領域遵循同樣的發展思路,山東省內的天然氣管道投資主體多、建設速度快、管網密度大,如今山東省天然氣里程達到6200公里,主干道47條。

完全放手的另一面,是管線整體規劃的缺位。

由于管道支線主體多且交叉重復,加上地市山頭林立的格局之下,省級主體基本選擇妥協態度,因而只能采取管輸費“一網一核”的繁復規則。“基本上是過一道主體的管線,就要收取一筆管輸費用。”一位業內人士介紹,“都是真金白銀的高投入,各主體都想收回投資成本。”

這才有了各省門站價格表中不同于其他省份的門站交氣位置,國家發改委為山東省核準的主干線門站價格交氣位置僅到山東省省界。管線進入山東省內之后,即便是從中石油和中石化管線上直接開口,氣價也將重新核定省內管輸費。

根據山東省物價局的說法,山東省各天然氣輸氣干線最高門站價格等于“省界最高門站價格”加“省內管輸價格”。山東省內各輸氣支線非居民用氣最高門站價格又等于“干線最高門站價格”加上“支線管輸價格”,即在各省基準門站價格表公布的價格基礎上,額外要累計加上干線在省內的管輸費以及省內支線的管輸費。

冀寧線山東段和泰青威管線是供給山東的兩條管道干線。前者所屬中石油,后者為中石油和山東石油天然氣有限公司(山東國資企業)合資建設,兩條管線在泰安實現交叉互聯。然而由于所屬投資主體的不完全一致,在2012年以前下游用戶需要同時支付兩條管線疊加的管輸費用。直到2012年山東省物價局才取消了并不合理的疊加收費。而泰青威管道一線的管輸價格也并不一致,線上濰坊以東的管輸價格要高于濰坊以西,差價達到0.1元/方。

對于“山東交氣點為山東省界”的設定,國家發改委給出的官方解釋是,“由于山東管網建設投資主體較多,因此省內執行一網一核準,各管網運輸價存在差異,均價為0.27元/方。”

其中均價0.27元指的是干線在省內的管輸費均價。以2015年11月調價后的情況為例,山東省界的門站價格為1.98元/方,加上0.27元的均價后山東省內干線的門站價格達到2.25元/方,超過了各省價格表中價位最高的上海、廣東的氣價——2.18元/方。而干線在其省內收取的管輸費0.27元之所以是“均價”,跟干線主體與當地物價部門的談判結果有關。

干線之下再經過支線等不同管道主體管輸環節的加價,山東省內的終端氣價始終居高不下,其中管輸部分甚至會占到整體氣價的四到五成。于是,就有了工業用LNG供氣站的生存空間。

不過,管道氣的終端高氣價并沒有影響山東省內居民用氣的普及。當其他省份還在城鎮燃氣規劃中追求有些遙遠的“縣縣通”時,山東省已經開始謀劃“鎮鎮通”,實際上在臨沂等地區已經實現了“村村通”。原因在于山東省作為煉化大省,居民在很長一段時期使用的是每瓶150-160元(油價100美金以上時)的LPG,而后再面對天然氣的終端價位時的接受程度相對較高。對價格彈性接受度小的居民用氣幾乎占到了山東省天然氣消費量近一半。

山東將自身管輸環節形象喻作“竹節式加價”,相當于西氣東輸的“遞遠遞增”式收費方法,與部分省份實行的管輸費“同網同價”模式正好不同。

事實上,然而山東并沒有實施“同網同價”的條件。能夠實行“同網同價”的省份往往省級主體對于省內的管道具有很強的話語權,而山東的情況則是省國資主體不僅擁有的管道較少,且在干線上多為低于控股的份額。

管道氣(中石油),LNG(中石化),夠便宜就是好氣

中石化和中石油在山東省內除了修建了自身的管道之外,還與兩家山東省國資企業分別成立了合資公司來完成部分管線的投資建設。中石化和山東魯信投資控股公司組建了山東實華天然氣有限公司和山東省天然氣管道有限公司。前者負責中石化在山東局部地區的天然氣銷售。后者分工負責管道的建設運營,先后修建了濟青線、膠萊線、膠日線、淄萊線和宣寧線1000多公里的管道。中石油則與山東石油天然氣有限公司合資成立山東中油天然氣有限公司和中石油山東天然氣管道有限公司,分別修建了滄淄線和泰青威線。

然而在上述合資公司中,山東省國資均未能達到控股比例。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在管道氣和LNG之間,山東可能并不會有過多的傾向性。尤其在氣量充沛的基本面之下,保證省內能源成本的競爭性,才是山東要做出的重要而務實的選擇。

還未發力的市場前景、國內第二的經濟體量、加上山東相對開放的市場態度以及原油接收和煉化基礎,中石化和中石油均視山東省為戰略市場。加之緊靠京津冀的沿海區位,兩大石油公司注入山東的天然氣氣量非常充足,以至于到需要外輸的地步。

中石化天津LNG外輸干線的建設目的之一,就在于將河北管網連接山東管網,將山東充足的氣源輸送到京津冀沿線一帶。同樣中石化建設中的寧魯聯絡線也意在將山東氣源調配到用氣緊張的長三角地區。

然而充沛到溢出的氣源輸入并沒有匹配上相應增長的需求。山東省至今沒有一家燃氣電廠,近幾年的霧霾狀況也飽為堪憂。從濟南、濰坊一帶有濟青線和泰青威兩條管線平行而過,看上去氣量供應充足,但沿線的環境狀況依舊受到到訪者的詬病。

煤炭資源稟賦,以及煤炭成本的經濟性正是讓“務實”的山東放緩了燃氣電廠建設的步調。“煤電的低成本保證了山東經濟在本輪經濟下行中基本不受影響。”一位電力業內人士解釋,“而且山東可以建設局域網,所以可以從山西拉煤和石灰石用鋁土生成電解鋁,用電成本在0.2元/度左右。”而這也保證了山東在省間成本的競爭優勢。

經濟性度量之外一個原因是,山東并不缺電。然而隨著特高壓、蒙電魯送的落地,山東并不存在用電緊張的情況,因而山東省對推動燃氣電廠并沒有足夠的積極性。

不過,霧霾的壓力正在倒逼燃氣電廠的進程,山東省長郭樹清在參加2016年中國綠公司年會時還就此調侃過濟南是“滿城霧霾半城堵”,而不再是“滿城山色半城湖”。據悉,山東省正在醞釀出臺燃氣電廠管理辦法,未來燃氣電廠項目將有望落地山東,這也將在很大程度上加速山東的氣化率水平。

中石化青島LNG接收站在2014年12月投產,一期接轉能力300萬噸折合4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極大緩解了山東省的保供用氣需求。然而在高油價時代簽訂的大量長協,讓中石化青島接受站在如何消化掉大量LNG的問題上碰到難題。據業內人士介紹,中石化青島接收站的LNG基本處于虧本銷售的狀態,而且正將部分長協在公開市場掛出拍賣。如何在山東市場實現LNG對抗管道氣的市場份額,恐怕也是中石化的棘手難題。

山東一直是中石化的傳統地盤。早在2001年10月,由中石化率先提出的“氣化山東”的工程項目即獲得山東省政府批復立項,當時山東省還未與中石化、中石油成立合資公司。而后中石化與魯信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成立的兩家合資公司中,山東實華天然氣有限公司負責承接中石化管道氣在局部地區的統購統銷。相對之下,山東國資企業與中石油并沒有成立任何銷售層面的公司,即中石油將銷售系統牢牢控制在自身。

可以推出一種可能的情況是,山東也愿意配合更為廉價的中石化LNG競爭中石油的管道氣市場。而且中石化青島接收站的LNG分銷僅由新奧和華恒配送,很可能是為了避開了與山東合資的管道氣區域。

從這個角度,或許就不難理解為何山東省對LNG供氣站的力挺態度。

特許經營權破碎,燃氣商何以“抵抗”點供

值得注意的是,在準入機制缺乏之下造成的特許經營權過碎的一個結果是,下游城市燃氣商分散難以形成對于LNG點供搶奪市場的集中反抗訴求。

據官方統計,山東省內的燃氣公司超過200多家,其中昆侖能源41家、山東實華21家、港華19家、華潤20家、新奧13家、中燃9家等。在山東省縣一級范圍,有時候出現三家或以上城市燃氣公司共存的局面,甚至在鄉鎮一級也會出現幾家燃氣公司的情況。“這其中的可操作空間就非常大。”一位燃氣從業人士評價。

為此,山東省住建部門早在2011年發布過一個通知,里面即有提及苦衷:

“任何地方不得越級、越權審批。管道燃氣經營企業的經營許可,必須報經省住房城鄉建設廳審批,有利于從全省全局的角度,平衡全省燃氣空間發展格局和行業結構,有利于燃氣企業的健康有序發展,有效避免企業設立過多過濫……經營區域劃分要講究科學合理,要有一定規模效益,不準劃得過小、過碎。”

“充分競爭市場從理論上是對的,但是管線的建設包括整體項目的論證,還得一個規劃。”一位山東業內人士感嘆。

講究經濟務實的山東,也正渴望對天然氣市場的強勢規制反彈。然而,下一步怎么做?是追求權益再分配,還是規范市場?或許期待山東也會有更為經濟務實性的選擇。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2016-06-16

上一篇:陜西省內多家天然氣公司研討“冬季保供” 下一篇:宜賓市頁巖氣開發項目指揮部現場工作會在珙縣召開